日期:
欢迎访问!
国学经典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国学经典 > 正文

一个A-SOUL塌房了千万个虚拟偶像等着卷起来

发布日期: 2022-05-21浏览次数:

  曾经喊出“虚拟偶像,永不塌房”,带着A-SOUL组合闯入虚拟偶像行业的乐华娱乐,成为国产VTUber最大“塌房”事件的主角。从官方宣布A-SOUL成员珈乐“直播休眠”开始,形成了一股席卷全网的舆论事件。

  根据一些爆料者和网易云音乐上珈乐小号“三松许”的曝光,一系列“中之人”(虚拟偶像背后的扮演者)生活工作的详情和乱象快速踢爆:

  每月工资只有11000元底薪(一说7000元)和1%的提成,这意味着粉丝在B站上138元充值“舰长”,“中之人”只能拿6毛钱;此外,还面对长期加班练习、训练伤病甚至职场霸凌……

  5月14日,A-SOUL官方就近期争议发布说明,否认存在“霸凌、压榨”等情况。但舆论环境并没有好转,评论认为其发布的收入结构(直播流水的10%)是刚刚更新的,而非长期以来的实际情况。目前,A-SOUL其他成员持续掉粉,直播弹幕满是“不会给资本买单”、“赶紧跑路”字样。

  这次事件的声量,或对于虚拟偶像产业的影响,都要远大于此前的任何一次“塌房”。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,大众在于对珈乐被压榨境遇的共情,将虚拟偶像构建的二次元幻境拉入了三次元。最致命的是,这切断了粉丝与虚拟人的情感链接与投射。

  通过对这背后整个虚拟偶像生意的洞察,犀牛君判断答案仍然是否定的。不过,事件所折射的“中之人”生存问题,以及虚拟偶像目前的运营模式,此后或许会有一次较大的整体调整。

  艾媒咨询《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1年,虚拟偶像带动的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.9亿元和62.2亿元,预计2022年将分别达到1866.1亿元和120.8亿元。

  这是虚拟偶像赛道几年发展后给出的一份市场答卷。在这个领域,目前形成的是一个覆盖主要互联网平台,涉及娱乐和带货直播、短视频、长视频等诸多内容形式,愈发成熟的行业生态。A-SOUL背后的字节跳动仅仅是主要玩家之一,这块市场上早已巨头遍地。

  比如目前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社区B站,官方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开播,同比增长40%;腾讯则借自有游戏和动漫IP内容衍生虚拟偶像,旗下包括炫舞IP衍生的星瞳、王者荣耀团队的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等;在长视频领域,爱奇艺推出过虚拟人物选秀节目《跨次元新星》。其他发力方还有阿里、快手(A站)、京东等。

  随之带动的是虚拟偶像商业价值的攀升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事件的主人公珈乐去年11月在B站的生日会,获得1.91万人合计付费197万,创下去年B站单个虚拟主播最高日营收记录。

  更多的商业合作模式在孵化。2020年直播带货的风口上,洛天依首秀的在线万人进行了打赏互动,据称其坑位费高达90万元,甚至远超头部真人主播。而在A-SOUL抖音小店中,多款周边产品销量超过5000件;除此之外,A-SOUL也接到了来自欧莱雅、华硕、肯德基、Keep等品牌方的推广合作。

  根据乐华娱乐招股书显示,与虚拟艺人有关的泛娱乐收入由2020年的2108万元增至了2021年的3787万元,同比增长了79.6%。需要指出,这是与字节方面分成后的数字,且经过了B站的直播分成。

  但也能看到,作为国内头部的虚拟偶像组合,A-SOUL的收入情况代表了最好的情况。目前大部分虚拟偶像都还处于低收入甚至零收入的状态,对运营方来说压力巨大。相关技术公司数字王国去年亏损约7.81亿港元,列举的主要原因包括“虚拟人技术的研究开发成本”。

  通过对目前虚拟偶像行业和市场情况的梳理,不难看到对于主要发力方来说,持续推动产业发展正在成为一种共识。

  首先,市场的持续扩大和产业模式的完善,都是虚拟偶像生意的利好。监管升级环境下,相关发力也获得了许多政策鼓励,尤其是广电系统的融媒体改革方面;去年10月湖南卫视推出的虚拟人“小漾”,在《快乐大本营》改版的《你好星期六》担任实习主持人。

  其次,行业主要平台和公司已经付出了高昂成本,等待进入收获期。此次A-SOUL项目负责人苏轼的公开信中,也提到了项目还处于大幅亏本的状态。

  虚拟偶像运营包括技术储备、流量运营、技能培训和人力投入等多个层面,尤其是前两者的投入巨大。比如乐元素推出的“战斗吧歌姬”企划,曾公开数据一年的投入在1500-2000万元;抖音爆火的柳夜熙,每条视频制作成本都在四五十万,一年运营成本超2000万元。

  而最关键的是,虚拟偶像真正的价值还在于未来,也就是近年来行业关注的“元宇宙”。在这个前提下,无论是技术拓展还是虚拟偶像市场的培养,都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一方面,虚拟人技术在元宇宙设想下具有广泛的应用空间,如果每个人在未来都需要至少一个“皮囊”(虚拟人数字形象),这种需求体量显然是令人兴奋的;另一方面,虚拟偶像生态将成为元宇宙时代最主要的线上娱乐样态,从当下开始培养的受众粘性和消费习惯,是未来的一种预演,更代表着形成IP、构建文化符号等先发优势。

  无论是虚拟偶像产业本身,还是其所代表的元宇宙生态链,对发力者来说都有着不能放弃的理由。而相较于A-SOUL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,其带来的启示或许是行业更关注的部分。

  许多A-SOUL粉丝最近会传播“嘉然落泪”的视频:在成员嘉然早期的直播中,有感于一篇粉丝分享社畜生活的小作文,嘉然因为数字形象无法落泪,就以转过身的方式表达情绪,回过头来却仍然是一个带着甜美微笑的“皮套”。

  彼时,“资本下场”造成了A-SOUL全网黑,而这一幕成为扭转口碑的关键事件,粉丝们看到了一个能与自己共情的“中之人”。一年后,同样的情绪让他们对珈乐等成员的遭遇共情,选择与A-SOUL的运营方开战。

  甚至可以说,A-SOUL曾经“降维打击”的成功,与当下陷入困境的原因是相同的。

  在嘉然的首次直播中,她以连跳20支宅舞的超强业务能力一战封神,观众们意识到,经历过专业演艺公司培训的“中之人”,确实有着比以往虚拟偶像更全面的含金量。同时,字节系提供的技术支持,带来的流畅体验也在彼时惊艳了许多人。

  随着几位成员表现出不同的个性和长处,吸粉、固粉已是题中应有之义。而A-SOUL除了吸引御宅族和抽象嗨粉,大量饭圈玩家的进驻成为一种差异。这是因为其粉丝在站外的微博、豆瓣、知乎等平台进行视频的病毒式传播和玩梗,粉丝们自嘲为“发病”,进行近乎洗脑的引流,还曾引发了很多老“管人粉”(虚拟偶像粉丝)的不满。

  这背后,不难看到粉丝运营传统玩家乐华娱乐的影子。但从如此引流玩法来看,乐华并未真正把握虚拟偶像运营的玩法。

  此前其实出现过多次乐华运营逻辑与虚拟偶像生态的错位事件。比如今年大年初四的“血色新春”事件,嘉然直播时个人账号却发布了二创视频,证明成员账号并非本人运营,而官方曾经承诺“本人运营”是粉丝们早晚问安、对话的前提。

  包括在珈乐“直播休眠”前半个月,A-SOUL成员身份先后遭遇“开盒”(中之人真实身份公开),如此集中开盒被怀疑是否是内部策划的某种营销活动,毕竟运营方去年有过被爆料“开盒”成员向晚的“前科”。随后就有人爆料,这是逼迫珈乐续约的某种官方行为。

  在虚拟偶像领域,“开盒”是一种极其忌讳的行为,因为这打破了观众基于虚拟偶像的沉浸式想象,被直接拉入现实。此前虚拟主播绊爱被曝光存在4个中之人,且“初号绊爱”的中之人春日望走向台前,直接导致了绊爱人气的急速下滑,于今年2月正式进入休眠。

  而A-SOUL这一轮“开盒”甚至直接成为此次舆论事件的诱因。客观来看,运营方表现出的是对“中之人”价值的低估,以及用真人偶像生态生硬嵌套到虚拟世界;而“中之人”的待遇问题,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真人练习生被压榨的行业现象。

  对于行业而言,A-SOUL事件所折射出的或许是虚拟偶像目前的产品逻辑问题,即用户希望获得的是一种整体的虚拟情感投射,但虚拟人获得认同最主要的能力和个人性格,恰恰是来自真实的“中之人”;而运营方在虚实之间设置的人为屏障,却频繁出现问题。

  这方面,更长期、理想的答案是未来给虚拟偶像填充AI人格,但目前的技术显然还有相当差距。在当下,除了提升中之人待遇、形成更稳定、持续的绑定关系,运营方还需在充分结合虚拟偶像文化的基础上,进行运营效率升级的探索,而非某种模式的粗暴嵌入。

  “她们是永不塌房的、永不谈恋爱的、永远爱杜妈的、24小时工作的”,回想一年多以前A-SOUL出道时的介绍,仿佛对当下事件的某种呼应。

  虚拟偶像流不出电子眼泪,但“中之人”的眼泪,会滴破粉丝们美好的虚拟世界。而维护住这个世界,正是虚拟偶像甚至元宇宙生意赖以生存的基础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